晶報記者 許士磊 通訊員
   周鋒 李林峰/文、圖
   11年前,因丈夫病逝,家住廣西的韋老太無奈改嫁。不料,兒子生怨,隻身悄然離鄉出走,自此音信全無。11年來,韋老太牽腸掛肚,望眼欲穿。日前,韋老太蹣跚來深圳尋子時,最終在龍崗民警的熱心幫助下,終於一解思念之苦,與離散11年之久的兒子團聚。
   母親改嫁 兒離家出走
   3月9日上午,年紀近六旬的韋老太在家人的陪伴下,步履蹣跚地走進龍崗公安分局六約派出所,她神情激動地稱失散多年的兒子可能在深圳打工,希望民警幫她找到兒子。
   民警當時見狀後,連忙熱情接待,詳細詢問情況。老太手裡捧著一本破舊的戶口本,眼裡泛著淚光,卻一直哽咽著說不出話來。這時,相伴而來的女兒劉小姐告訴民警,母親姓韋,來自廣西,事情還要從2002年初說起。
   當時父親因患重病不幸病逝,就在父親過世的一年多時間里,家裡所有的重擔都壓在母親一人身上,母親常常以淚洗面,日漸變得憔悴、消瘦不少。2003年,母親無奈之下改嫁他人,而面對母親的選擇,時年21歲的弟弟阿和心裡深埋怨氣。“阿和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,不願看到別人在自己背後指指點點,有時面對同村同齡人的冷眼嘲笑,他越來越沉默寡言。”姐姐劉小姐說,自從父親過世、母親改嫁後,阿和就輟學在家。直至2003年下半年的一天,阿和一人悄悄地不辭而別,選擇了離家出走。
   偶知消息 5天苦尋覓
   據劉女士回憶,離開家鄉的前一兩年,阿和偶爾還給家裡寫過信,但信中始終未提及自己人在何處,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與家裡慢慢地失去聯繫,直至杳無音訊。
   韋老太難過地告訴民警,她改嫁離開一雙兒女後,心裡卻始終牽掛著自已的親生骨肉,覺得對不住兩個孩子,尤其是不放心離家出走的兒子阿和。在這11年來,韋老太一直托親朋好友在多方打聽,始終不間斷地在尋找,但始終沒有兒了的任何消息。
   直到今年3月4日,韋老太恰巧從一在深圳打工的老鄉那裡聽說,其兩年前在深圳市龍崗區六約社區,曾碰見過一名年輕男子年齡與長相跟阿和十分相似,但當時有事並沒來得及上前打招呼,也不敢確定到底是不是阿和。
   得到這個消息後,韋老太驚喜萬分,當晚,韋老太與女兒和侄子,連夜坐火車從老家趕來深圳橫崗六約。由於對深圳環境不熟悉,韋老太等三人到橫崗後,在密集的工廠和人流車流之間接連找了5天,仍然沒有阿和的一絲消息。
   民警相助 8小時找人
   3月9日上午11時許,韋老太一行3人恰好路過龍崗公安分局六約派出所,便想到派出所求助民警。
   派出所民警告訴記者,得知老人的情況後,六約派出所領導十分重視,立即安排專人負責幫忙查找阿和的消息。然而,時隔11年之久,既沒有確切地址,也沒有清晰的照片,單憑韋老太手中那本發黃的戶口本資料,要從密集的廠區和近十萬多外來流動人口中,一下子找到阿和,猶如大海撈針。民警深深理解老人急切尋子的心情,一邊耐心安慰老人,一邊通過人口信息系統排查,從多個同姓同名人員中逐一進行排查和篩選,並將這些人員圖像逐一打印,讓韋老太進行辨認。與此同時,派出所還組織全所轄區民警和隊員,深入轄區各工廠企業單位,挨家挨戶進行走訪打聽。
   民警稱,大約5個多小時後,在轄區走訪的民警驚喜地發現,一電子廠內一名外來務工人員身份信息,與阿和的基本信息十分相似。民警馬上返回派出所,駕車帶著韋老太一行前往電子廠,向廠方負責人瞭解具體情況,經過辨認,韋老太一眼就確定該名員工正是其離散多年的兒子阿和。但因阿和當時沒上班不在廠內,民警又將韋老太送回派出所,並組織人員四處尋找外出的阿和。當日晚7時,民警在街上找到阿和,迅速帶著阿和來到派出所。至此,民警用8小時使母子團圓。
   母子相見 哽咽不成聲
   離散11年的母子一見面,濃濃的親情瞬間釋放,韋老太及劉女士望著失散多年的阿和,早已泣不成聲。阿和見到闊別11年的母親頓時情緒失控,禁不住長跪在地,抱著老母親號啕大哭,哽咽著說:“媽,我錯了,都怪我當初只顧自己的感受,不屑一顧的離開,這11年來我也很想念您,心裡也一直很矛盾,很想回去看看您。對不住,兒子沒讓您過上好日子。”韋老太摟著阿和的肩膀安慰說:“媽能理解,過去的事就讓她過去吧,只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就好!”
   母子相見的動人場景也感染了派出所民警,當晚8時許,民警駕車將老人一家送到車站,臨行前,母子倆緊握著民警的手,對他們的熱心幫助一再表示感謝。
   3月9日上午11時許,韋老太一行到六約派出所求助。
   民警通過人口信息系統排查,讓韋老太辨認人員圖像,還派員到工廠企業走訪打聽。
   下午4時,發現一電子廠內有人身份信息與阿和相似。
   帶韋老太辨認,確認就是阿和,但阿和未在廠內。
   晚7時,民警在街上找到阿和,讓母子相認。  (原標題:母子離散十一載 一朝相聚淚如涌)
創作者介紹

1804

yl94ylrq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